最近的與最初的

畫完《傻仔嚇餐懵》之後的一年…嗯,沒什麼幹勁畫圖。
我發現自己最近很抗拒用電腦畫圖,可能太像工作,撇兩下又關掉,畫不下去。
我試圖回想當初,只有自動鉛筆、工作紙或是七塊錢一本的A4 Layoutpad以及在無聊的課堂幸福地塗鴉的他。
我走著回頭路尋回那傢伙,一年後好像看到他矮小的身影,還有那件蠢斗篷,看起來有點生氣的在原地踏步。
他問我:「跑去哪?」
我說:『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迷路了。』
「跑那麼快幹嘛,欺負短腿嗎?」
『對,除了你誰也欺負不起。』
「那又如何,還不是迷路了?」
『沒了你,去哪都不對勁。』
「別再走失了,大塊頭。」
當我拿起鉛筆,我終於想起那時的感覺。
筆尖劃在紙上的治癒感及展示時的勇氣與自在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